logo821.gif (10572 bytes) 首頁          新增資料與公告

最新消息:

  日本的經營理念應用於肯尼亞玫瑰種植

 

 

蘭花產業

首頁
上一層
BSE LAB 介紹
生醫研究之統計方法
授課資料
人文關懷
無官御史台
智能生物產業
蘭界感言篇
活動公告區
Orchids Cultivation

 

大陸蝴蝶蘭產業之我見

中興大學農機系生物系統工程研究室  陳加忠

        近幾年來,大陸蝴蝶蘭面積急速的增加,隨著台商西進的腳步,蝴蝶蘭生產幾乎散佈在大陸各地。北至吉林長春,南到海南島海口,東至山東煙台(或是遼寧大連),西至陜西西安市,亦有傳聞已西進到甘肅蘭州。在不同氣候之下,此花卉產業進駐至各農業專業區,在科學農業成為大陸官方對農民描繪的遠景之後,溫室如雨後春筍般一座又一座的冒出地面。而蝴蝶蘭此產業因為其種苗來自組織培養技術,因此又被認定為農業生物技術之明星產業。在兩種亮麗的口號(科學農業、生技產業)之交映影響下,蝴蝶蘭風行於大陸各省之農業專業區。最初是台商引入,而大陸業者原來與台灣合資生產而逐漸轉為獨資經營。台商帶著資金、種苗還有半生不熟的技術,前仆後繼的自南方前往到北部,自沿海深入到內地,自大都會進展到小城市。許多人互相規勸:“快去、不去就來不及了”。也有許多人到了大陸看到了此盛大的場面,回台灣宣傳國內蝴蝶蘭的未來預言,彷彿再三、五年後此產業就將在島內消失 。

        今年4月初,有機會到北京、上海兩大都市參觀蝴蝶蘭之生產現況,也在上海參觀花卉博覽會,花展現場內從事蝴蝶蘭生產公司就有二十餘家。在台灣,業者稱為蘭園,在大陸每個生產者都是生物技術公司之成員。在數天的行程中,看到大陸興建之溫室與自外國引進溫室之使用情形,有機會評估其施工品質與環控技術。看到溫室內蝴蝶蘭的成長,也在北京花市看到散置一地的盆花。在大陸蝴蝶蘭有三分之一的產量來自廣東,此次行程十分遺憾無法前往。在此僅能以數天觀察的個人心得討論如下:

大陸蝴蝶蘭產業的特色

一、產地的分散性

        大陸面積遠大於台灣。在大陸只要有資金,夾著台商科學農業生物產業等招牌,要在各地建立生產基地並非難事。一家公司往往可以到各地建立分公司。以三益集團為例,總生產基地在北京市順義縣,已有面積5000m2,今年再增添5000m2。基地內有27個組培苗操作台,年產500萬株組培苗。未來在添加無菌操作台後,產量預定放大至1800萬株。此集團目前其他基地有北京市北方小湯山溫泉區7000m2,西安市2000m2。太原市1000m2, 正在擴建有山東濟南6000m2,東北哈爾濱2000m2,上海18000m22002年將興建寧波、南京、大連、廣州場。再以另一晶瑩公司為例,生產基地有惠州、廣州、青島、上海與昆明,總面積30000m2以上,年產45萬株。

在這些面積大、產量多的統計數字背後,卻隱藏著一項問題,蝴蝶蘭生產用的溫室與結構是什麼?

        對生產公司而言,生產地分佈大陸各地,所用的溫室反而完全一致,用同樣的結構,同樣的環境控制設備要面對不同地區、不同的氣候特性,溫室內環控能力能否勝任?這反而不是業者關心重視之問題。

二、花卉之需求期

        大陸花卉市場彷彿是台灣花卉內銷市場的翻版。大陸人買花習慣集在舊曆市場,一般花期自101日開始,而舊曆年前是最大需求量,因此花卉在大陸又通稱年花。由市場銷售量之估價,蝴蝶蘭在舊曆年前花卉銷售量占全年之比例在北京市約75%,上海市約80%,廣州市約占90%。以廣州之單盆售價而言,自過年前一個月25元人民幣開始漲價,兩週後為30~40元,舊曆前一周內售價最高為60~70元,過完年一周後降價為20~30元。而在今年四月,市場售價為10元一盆。換言之,在過年前未能賣出的蝴蝶蘭,過完年後只好剪下當切花賣,再待下一年了。

        要使蝴蝶蘭即時開花上市,催花技術特別重要,此技術必須具有肥培管理技術,也必須有環控功能完善的溫室。去年年底的暖冬加上今年春節提早為122日,大陸許多蘭花無法即時趕上年貨,又是一年的損失。

三、大陸氣候特性與對觀賞期之影響

        日本國土狹長,蝴蝶蘭溫室要面對自北海道的酷寒至琉球島的炎熱,日本蘭界採用高成本的環控設備解決全國不一致的氣候問題。蘭園內裝設冷氣機、加溫機、除濕機與加濕機。由於這些設備購置成本與使用成本造成日本蘭花生產成本之高昂。在大陸的蝴蝶蘭溫室,幾乎學習台灣的設計,普遍使用水牆、風扇與加溫機。但是光線、溫度、濕度與風量的控制技術並不完備。在台灣溫室內環控設備已因地區特性而有不同的設計規格。以大陸氣候的多樣性更不是完全模仿抄襲即能勝任。以北京市為例,夏天可高達40℃,冬季低至-18℃,可用的冬日日照量低於5小時。長江流域自武漢至上海,夏季4個月屬於高溫高濕。以目前使用的溫室環控設備,能力都不能勝任。自1999年底至2000年底,經過一次寒冬與一次暖冬。蘭株面臨溫室內高溫障害或加溫性能不足之問題。在所聽到的報導中,蘭株死亡數目係以萬株為單位。通風不良,溫室管理不周延,更容易引起病害。鐮刀菌病害在上海花卉博覽會展出的蘭花葉片上幾乎多見。

        蝴蝶蘭自產地開花後直到無觀賞價值之經歷時間稱為觀賞期。假設溫室能夠維持適當的環境,觀賞期的影響因子則自離開溫室後開始作用。在廣東、褔建等南方省份,春節期間氣溫大致不低,因此問題不大。但是在長江以北的大都市,就必須面對酷寒的氣候。北京的冬天是零下的氣溫,屋內有暖氣,但是相對濕度偏低,影響了蘭花觀賞期。上海位於准河以南,城市內無公共暖氣設備,冬日氣溫低溫為0-5℃。蘭花放在自家客廳,白日無人在家,屋內氣溫與大氣相同,夜間才調節氣溫為20-25℃。在辨公大樓,白日氣溫維持適合人工作之環境,夜間又回到大氣溫度。蝴蝶蘭在忽冷忽熱的環境下,可觀賞時期自然縮短。

        自產地送到消費都市之路途中,氣候與運輸方式都會產生問題。以山東半島與遼東半島為例,運到北京市之車行時間都在10小時上下。在無溫控的車輛之內,蘭花一路顛簸到北京,如何要求維持好品質?

四、需求量與供給量

        馬爾道斯的人口論論述人口是成等比級急速增加,糧食供應卻是等差級數緩慢成長,因此糧食供應永遠追不上人口之成長。大陸蝴蝶蘭之供應量近年來是成等比級數增大,而市場需求性自最初之新鮮感逐漸降為一般市場花卉,因而需求量之增加率成為等差級數之緩慢成長。在20014月上海舉行的中國國際花卉園藝博覽會共有17家展出蝴蝶蘭。由現場實際訪談這些生技公司之栽培面積與數量。如果這些蘭園資料屬實,總栽培面積共約32公頃,大苗年產量以每坪100株,出成率35%,使用面積率85%為基準加以估算,這17家蘭園在2002年春天即有950萬株蝴蝶蘭投入市場。而除了此十七家之外,大陸各地未知之生產場仍然不斷的量產蝴蝶蘭。在供需原則下的市場經濟,未來大陸蝴蝶蘭市場將成為何者情景,在此已無法推估。

五、品種與種苗生產

        大陸栽培的蝴蝶蘭其品種幾乎完全來自台灣,而種苗生產對大陸生技公司並非難事。只要能夠雜交成果莢,只要有無菌操作台,就可進行無菌播種、移植中母瓶、與子瓶。而操作台可簡易為壓克力板、木板與橡皮手套拼湊而成,也可購置相同於台灣業者使用的無菌操作台。只要有5個操作台,每天每台完成50個三角玻璃組培瓶,每瓶內放置25株,一年工作300天,60%之成功率。5 個操作台即可年產一百多萬的組培苗,足夠4公頃的蘭園加以種植。在品種獲取容易,實生苗之種苗生產技術不難之前提下,興建溫室又簡單,栽培技術僅以開出3-5朵花為滿足,栽培面積自然不斷擴大。

        大陸市場對蝴蝶蘭觀賞價值之定位,最初是新奇而視之若實,而後成為年節送禮的高檔貨,數量增加後逐漸為春曆年間過年之擺設品。消費時間集中,消費心態不變,因此對品質之要求不像日本市場。台灣經濟起飛,國民所得提昇已有數十年的時期,對花卉的購買標準仍是年節之應景與便宜就好的觀念。大陸人近年內對花卉能否以品質為抉擇標準,恐怕也要再等待一段漫長時期 。

        由於對花卉品質的要求以新奇品, 以年節貨對待。在北京、上海的花市,看到了單株3-6朵的蝴蝶蘭充促於市場,葉片下垂無光澤,老化黃化,病害有鐮刀菌、炭疽病等。組盆後以其他彩飾品加以掩蓋,由於品質的要求如此:有花就好,3-5朵即可,其他相關觀賞條件不注重,要生產此種水準的蝴蝶蘭並不難。自小苗到大苗雖然出成率低,但是可以以數量解決,以花海戰術面對死亡率。而且蝴蝶蘭除非處於極端逆境,否則不易栽培至死亡,只是長不大,開花開不好。如果產品之品質水準只要求如此,進入此蝴蝶蘭產業並無技術障礙。

大陸蝴蝶蘭市場的開發

        大陸蝴蝶蘭有多大?值不值得大陸投資?已到大陸的投資者回台灣不斷的宣傳那邊市場有多大,再不去就太晚了。而到過大陸再回台灣的學者與業者不斷地宣傳大陸蝴蝶蘭栽培面積有多大?台灣產業有多危險?

大陸蝴蝶蘭市場有多大?現在到大陸投資會不會太晚?此問題之解答仍然要回到經濟學的基本供需法則:

一、大陸蝴蝶蘭的需求面

        蝴蝶蘭是觀賞植物,不是民生必需品。而作為觀賞植物之一種,必須與其他花卉產品如文心蘭、百合花等互相競爭取代性。花卉不是方便麵、電視機、摩托車等民生必須品。這些產品在一個社會經濟起飛時,需求量急速增大,而逐漸成為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在歐美地區,花卉是人們生活的必需品,賞花成為生活的一部份,因此每年花卉的總銷售量與金額成穩定狀態。台灣社會對花卉仍停留在節慶之應景,花卉銷售集中於春節、清明、中西情人節與畢業季節。後兩項以花卉為禮品往往是商人與媒體炒作之結果,並不是台灣社會的生活習慣。大陸經濟水準逐漸進步,但是海峽兩岸之文化根源來自傳統中國,由台灣社會對花卉的使用量可以推估大陸未來對花卉用量的需求。以統計數量而言,大陸每年蝴蝶蘭需求量逐漸增加,但是增加率逐漸趨向穩定,不會再有翻兩番的盛景。

        蝴蝶蘭在進入大陸市場的最初年代,由於新奇加上宣傳其代表尊貴高級,最初造成風潮。但是在新奇感消失後,此產品就回到市場基本經濟之層面,蝴蝶蘭不再是稀奇之奇花異卉,而是必須和其他觀賞植物競爭市場。在大陸種花,最初投入時為稀奇品造成搶購,到盛產氾濫後跌價並不是自蝴蝶蘭開始,以前的觀賞鳳梨也曾風光一時,最近開始的文心蘭也有好售價。

        大陸社會中年花的習俗不是一兩年能夠改變,因此近幾年內蝴蝶蘭的主要銷售時期仍是舊曆年。能賺錢的蝴蝶蘭要能賣的及時,應景年花之調整十分重要。根據品種特性即時改變施肥肥份,配合生長環境之調整,這項技術需要經驗,也需要環控能力良好的溫室,而後者卻往往是大陸溫室所做缺乏的。

        即時蝴蝶蘭之花期調節能夠配合年節,另一個問題仍是市場競爭,同業之間栽培成本與售價之競爭,還有蝴蝶蘭與其他年花如菊花、百合花、玫瑰花等花卉之競爭。

        大陸花卉市場,近年內仍然無法疏導年節購買人氣至其他時期。蝴蝶蘭的銷售量只有寄望於空間的開拓,因此自沿海轉向內陸,自大都會轉向小城市,以普及消費的經營型態擴大需求市場。或許是此原因造成許多業者的急進心態,快去卡位,再晚就來不及了。對於蝴蝶蘭產業此種投資方式卻有其先天不利的條件。蝴蝶蘭不是菊花、百合花、果菜類。那些短期作物只要租塊土地,種了賣出,好賺即再種,不行即停止離開。蝴蝶蘭是個長期產業,需要溫室與技術,需要時間。而且在大陸市場,對蘭花的品質等級要求低下,進入此產業的門檻並不高。一有利多消息,一群人充斥此產業,一下子即飽和。

二、上下不得的產業

        蝴蝶蘭未來在大陸的市價會如何變化?上海花卉博覽會中看到一個日本蘭界特殊的經營方式。花展中產品有公開標價的資料列舉如下:

1. 日本國智囊蘭花公司

a. 單株特級品(12朵以上)270元人民幣

b. 單株一級品(10-12)230元人民幣

c. 單株二級品(8-10)200元人民幣

2. 吉林國聯農業生物技術公司

a. 成株:25-30元人民幣,b.抽梗苗40-50元人民幣

3. 昆明慶成花卉公司

a. 大苗23元,b.抽梗苗35元,c.開花株:40-80

4. 上海科隆生物科技公司:單株:118

        由上述之價格比較,日本投資之蝴蝶蘭公司,單株售價最高,而其特色在於清楚的區隔市場。此公司的產品標稱高檔貨,至少8朵以上。花朵排列整齊,葉面無任何病蟲害痕跡。葉形亮麗具光澤。因此塑造其形象為真正高品質之日本貨高級花卉。售價雖然高,但是其市場鎖定上海市一仟六佰萬人中,前面高所得的10-20%消費族群。因此此公司之經營型態是區隔市場,以高品質行銷特殊高所得族群。換言之,此公司生產的蘭花可稱為價位上得去的產業。

         4月上旬,在北京、上海的花市,單盆單株蝴蝶蘭已降到了接近10元人民幣。但是在市場上看不到買氣。在現場詢問來往的人群為何不買蝴蝶蘭?所得到的答案很相近:這種花並不稀奇。我用10元可以買到一大把菊花。當蝴蝶蘭的品質無法提高,而消費群又不重視品質,10元一株蝴蝶蘭其價值感反而比不過10元一大把的菊花。而此現象即是下不來的價位。今日蝴蝶蘭在大陸量產後的窘境即是如此,上不去、下不來的市場花

三、大陸蝴蝶蘭回銷台灣

        由於大陸蝴蝶蘭的數量急增,已有業者擔心未來大陸生產的蝴蝶蘭將回銷台灣,打擊台灣之產業。此可能性有多大?問題之解答還是市場經濟。台灣的行銷與大陸十分接近。過年是最大之需求期,對品質之要求不高,而且台灣花卉內銷市場是個淺盤子,一下子就飽和。目前國內都已生產過剩,價格年年下跌。大陸貨之種植成本,加上運貨,再加上運輸中品質保存之問題,大陸貨不是不會回銷台灣。而是在於大陸回銷台灣有多大之利潤空間?

四、種花還是賣花

        雲林古坑花卉生產合作社余耀誼先生曾提出在大陸打開銷售通路之構想:” ----- 除品質問題之外,銷售的手法及對象取決於價位的高低。如何建立未來可能的通路這是蝴蝶蘭在大陸統合成功的手法。因此幾個大企業未來投入思考的模式就是如何產銷合一、連鎖策略經營。部份台商已朝此方向發展,除了財力與資本之外,經營管理是一大考驗。 ------ 建議中華盆花協會或政府,如能以台灣蝴蝶蘭品牌建立大陸全國性的零售店或拍賣市場,應可替業者打開一條全國性的花卉高速公路。------- 末端的銷售與推廣是台灣蝴蝶蘭成敗的關鍵。在大陸種花賺錢還是賣花賺錢?附錄此段建議提供另一方面的思考方向。

大陸與台灣在國際市場之競爭

        蝴蝶蘭產業出走大陸並非有計劃的移入,而是無次序、無規劃的西進,此種西進炒作的成份大於企業投資。而另一個思考問題,未來大陸是否與台灣競爭國際市場?

        蝴蝶蘭外銷國際市場,產品可自組培苗到抽梗苗。蝴蝶蘭每一個階段都可以銷售。但是以國際分工之概念,外銷之主力仍是日方五葉一心的大苗與歐美地區之抽梗苗兩種為主。在國際競爭上,生產者彼此比較產品的品質與成本,也比較是否能夠配合顧客的要求。能夠在一定的時間,供應一定的數量,維持一定的品質。

        以蝴蝶蘭栽培的需求而言,大陸的優勢不外乎土地的容易取得和低廉的勞力。由於蘭花的栽培時期超過一年。無論在大陸那些地點,沒有環控設備的溫室不能全年維持適當生長環境,因此大陸各地不同之氣候條件,對蝴蝶蘭生長不具優勢。

一、台灣的優勢條件:

        台灣產業的有許多優良條件:豐富的種源與育種能力,多年的栽培經驗,包括肥培與催花技術。近一、兩年學術界認為艱難的分生苗與催花技術卻在產業界卻不斷的突破,這些都是數十年來累積的基礎。近十年來,亞熱帶溫室之工程技術更促使溫室成為外銷之資材。而在生產過程中,無論是組培苗、小、中、大苗的垂直分工或是各蘭園交互支援的垂直分工,都已建立網脈。在經濟條件方面,普及的水電基礎,農村道路的發達,貸款的容易取得、航空貨運之便捷,加上人民教育水準的普及。台灣蝴蝶蘭產業其基本條件遠優於大陸。而經濟成本面不利之處在於土地與人工成本。土地取得由於其他作物栽植面積的縮減,而且此技術密集的產業不需要極大的面積,因此土地問題已不如已往嚴重。留下的問題在於人力成本。

二、人工成本問題之疏解

        台灣人工成本遠高於大陸。此問題之解決並不應該引進外勞以得到低廉勞力,而是提升原來人員之生產力。

        目前蝴蝶蘭生產之作業體系自溫室環控,施肥灌溉等項目已逐次機械化與自動化。在組培苗生產方面培養基之混合調製、分注,高壓殺菌,洗瓶等作業也已機械化。

需要人力之項目與可能之解決方式列舉如下:

()、人力作業之解決

1. 組培苗生產:移植工作是最大的人力需求項目。必需自組培瓶改良,工具與施用方式之改善著手,提高每人每天的工作量。此外,組培苗生長最佳環境之調節也要不斷的研究,以縮短生長期並提高品質。

2. 蘭苗之生產:換盆移植工作為最大的人力需求,半自動化換盆機具之研發必須自介質材料的更換著手。而在管理作業之灌溉、施肥工作,必須將經驗學習方式轉換成可量化標準程序。

()、人力作業以外之問題

1. 大苗運輸問題:外銷作業另外衍生待解的問題在於成苗之運輸與活力之保持。尤其在祼根輸出之蘭苗,如何適當前處理在運送到他國後縮短在當地之恢復期。

2. 病害問題:種植面積之增大,免不了引起病害的繁殖蔓延。新病害的預防控制技術,仍有許多急待研究之空間。

三、市場炒作與企業經營

        在台灣與大陸有太多市場炒作的故事,炒作的對象是烘抬此產品之產值,使此產品的期望價值高於其真正的商品價值。蝴蝶蘭在大陸的生產狀況炒作商品的比例比於更高於企業經營。企業經營是由市場的需求量,評估最佳的生產方式。生產規劃包括土地、人力、氣候、技術等條件,以最適當的生產地點,生產商品送交消費者以賺取最大的利潤。

        由於大陸人買花是年節的應景,是官場送禮的禮品,不是在生活上使花卉成為人文素養的一部份。因此品質不是重要因子,3-5朵花即是商品。在大面積的蘭園,有足夠的瓶苗,以花海戰術,用數量以彌補低的出成率。由於面積不斷擴大,資材、種苗相關產業不斷穫利。但是在最後銷售管道不順暢,在供應量遠大於需求量,在高檔貨降為市場花之後,即是此產業泡沫化的開始。

四、台灣蝴蝶蘭的市場

        台灣市場是個淺盤,蝴蝶蘭如果只有內銷,此產業不能生存,因此蘭花產業的市場是世界性,要走向國際市場。銷售的國家其人民有高所得,而且具有以花卉為生活一部份的人文素養。由於購買時間全年平均,台灣大苗生產地相對也容易計劃生產。在最近的幾年,大陸的花卉市場仍然存有著太多變數,仍然是投機性為重的市場。抓緊時機迅速投入或許可得到暴利,但是此方式不適用於永續經營。

        台灣的蝴蝶蘭是否有希望,在於能否走向國際市場。在國際競爭條件下,大陸的條件並未能優於台灣。老一輩蘭界經營者流傳一句話:在台灣都種不好,換個地點在大陸能種得好嗎?”。 台灣的學術界與產業界到大陸走馬看花,看到一大片溫室面積,回到台灣就開始否定台灣產業者不乏其人。平心靜氣深入探討大陸蝴蝶蘭的產業真象,大陸難道有那麼可怕?在二十一世紀,只有腳步不停頓,不斷學習,不斷持續努力的企業才有生存空間。蝴蝶蘭產業不也是如此?在台灣如果不提高生產技術,不提昇產品品質,只與海峽對岸比爛,內銷市場都撐不住,更談不上外銷,這才是真正的憂患。

        台灣蝴蝶蘭的出路是什麼?只有不斷的努力、不斷的改進生產技術,提高品質與降低成本,持續增強國際競爭力。而台灣蘭花產業的問題是什麼?在於不能實事求是的探討問題,不能腳踏實地的解決問題,只將心力用在人事之傾軋,只停留在浮面的批評。蘭花產業如此,其他產業不也如此?